香烟包装设备

专访中华骨髓库造血干细胞捐献者李斌
更新时间:2018-09-18   浏览次数:

原标题:专访中华骨髓库造血干细胞捐献者李斌

  (接上期)

  我们在阳台上站了会儿,平息了下内心难以名状的情绪,继续。

  “也就是说,您父亲走后第3天,您就去捐献造血干细胞。当时内心有动摇吗?”

  “说实话,我爸在医院那几天,我内心一直非常杂乱,整晚整晚睡不着。稍微有点声响都能把我吓着。患者那边又情况危急,需要立刻捐献,我内心确实有些烦躁。”

  李斌长舒了一口气,“不过,我爸走后,我想着,死的人已经死了,活的人得救啊。而且听说患者是个六七岁的孩子,和我小外甥一样大,他的生命才刚刚开始。一个孩子的生命牵连着多少人的心呀,得救!7月31日,我爸走了。8月2日,我就到省二院报到。8月3日,开始打动员剂。8月某日上午开始采集,三个多小时后,163ml造血干细胞混悬液就被护送走了。”(按照相关规定,造血干细胞捐献供患双方双盲。因此,此处特意隐去捐献者具体采集日期。)

  “自己身体中分离出来的造血干细胞,将被输进一个素昧平生的孩子的身体里,启动一个生命的重生。当时,您有怎样的心理活动?”我问道。

  李斌淡淡地:“也没多想,就希望你们媒体多宣传中华骨髓库,吸引更多的志愿者。捐献的时候,在医院血液科,真的是震撼到我了,血液病患者怎么那么多!看到那么小的孩子在仓里拍着玻璃哭,唉,看得人心里太难过了。现在咱们入库的志愿者有250多万,可是听说血液病也差不多200多万。这样的话,配型成功的几率太小了。还是得多做宣传,我们国家十几亿人口,如果有一亿人入库,配型成功的几率不就大多了嘛。”

  “打动员剂的过程以及采集过程中,您有什么不适的症状吗?”我追问。笑意渐渐浮现在他的脸庞:“打动员剂后,世界杯外围赌球,每个人体质不同,反应不同。我是腰椎和颈椎难受。采集过程中的3个多小时不能动,稍微一动,机器就报警。而且机器一直报警说我缺水,又输了几次水。这几个小时不能动是憋得难受,可是几个小时不能抽烟,这个更憋。”

  屋子里几个人都笑了起来,之前笼罩在房间的那股悲伤终于是冲淡了些。

  “捐献后,您身体有什么不适吗?对身体有影响吗?”

  李斌看了眼自己的身体:“没有。我相信医学不会因为救一个病人,损害一个健康的人,是吧?我就感觉和献血一样,反而轻松了。而且我爸的心愿也都完成了。”

  “捐献后,您单位同事、周围朋友知道吗?”

  “单位同事都不相信,他们这方面意识太淡薄了,以为我闹着玩呢,还调侃‘对方是个女孩吧?没结婚吧?’之类。可能他们认为那事离自己太远了,远得不足以在身边发生。”

  “听说那个患者孩子本来是A型血,输进您的造血干细胞后,今后就跟着您的血型成O型了。真的很神奇。关于人道主义,您有什么想表达的?”

  李斌腼腆一笑:“我文化水平不高,也说不出什么大道理来。我想的是,能救人为什么不救?我听过这样一句话,道路是曲折的,甚至是崎岖的,但毕竟是越走越宽的。阴天再多,毕竟有晴天的时候。我就想告诉患者,不要被病魔打倒,别气馁。相信我,志愿者已经在路上。”

  “您有没想过对方的报答?”

  “没有,这是我自愿的。就像献血一样,我献血也不是为了图报答。”

  对于李斌的受访,我深深感恩:“李斌,感谢您接受采访,同时也很抱歉,害得您哭了一通。《中国体彩报》采访您,是因为2003年以来中华骨髓库就是由彩票公益金全力支持的。所以,我们本着为购彩者负责的态度,从中华骨髓库的角度来解读彩票公益金的使用情况。”

  李斌说:“这个我知道。骨髓库宣传资料上就很清楚地写着,资金来源是彩票公益金。而且我们河北省分库这边举办的一些公益活动的名字,一般都会把‘彩票公益’四个字放在前面,就是为了感谢购彩者,感谢彩票公益金。我自己也是购彩者,经常买大乐透,也买11选5,彩票上写着为公益事业捐了多少钱。”

  说着,李斌拉开抽屉随手拿出一张彩票。那是一张2注机选的超级大乐透单式票,第18085期。李斌指着上面的一行字给我们读:“感谢您为公益事业贡献1.44元。你看,买彩票也是作公益。”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