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类包装设备

程章伦:17年坚守华平投资 “传承者”带来新劲
更新时间:2018-01-02   浏览次数:

  程章伦:“传承者”的劲头

  胡中彬

 

  和过去很多年一直频频出现在媒体上的诸多投资圈名流们相比,程章伦显得非常低调内敛,不过,这并不影响他成为投资圈里一位新兴的重要人物,今年的成绩单便足以让他底气十足。

  程章伦和魏臻所带领的华平投资在中国市场的业务从未有今年这般活跃过:至12月下旬,华平投资2017年在中国市场已经投资了15个项目、合计完成了约18亿美元的投资,入局摩拜、蔚来汽车、大搜车、猿辅导、华宝基金、挖财、巴图鲁等知名项目,与此同时,今年还实现了15亿美元的退出。这家全球性的老牌投资机构展现出了从未有过的“劲头”。

  17年坚守

  时间回到2016年初,程章伦迎来了属于他的重要时刻。他和老搭档魏臻接替离职的前任,共同成为华平投资中国区的联席总裁。

  或许当2000年程章伦以一名分析师的身份加入华平投资时,他自己也不曾料到他会在这个机构一干就是17年。彼时,他是华平中国区的5名投资团队成员之一,当他加入华平前,他有在两家外资投行从业的经历,一家是所罗门证券,另一家是德意志银行。

  而那一年,被很多人铭记的,是互联网泡沫从顶峰到破灭的这一历史性事件。知名互联网人士方兴东曾描述道:“短短一年内,中国互联网就从狂热到剧冷,从热捧到抨击,从掌声到唾骂,从得意到失意,走完了两个极端之间的全部历程。”

  程章伦与互联网的缘分就是在这个交替的年代结下的,在很多年后,他变成了对中国很多互联网科技公司都异常重要的角色。在担任联席总裁之前,他便一直是负责华平在科技及互联网领域的投资,多个互联网相关项目,如58同城、优信拍、蔚来汽车、猎聘网、锐迪科等,都是由他所主导。

  17年如一日一直在同一家机构,这在诱惑颇多的投资圈里无疑屈指可数,这也折射出程章伦身上固有的执着和坚持,在他身边人看来,他耐得住性子,看问题有远见,做事不会计较短期的得失,这样的个性也和他一直对外所称的“精于长线”来看项目的投资理念不谋而合。

  17年的华平投资经历,让他身上烙下了深深的华平印记,对他而言,担任中国区联席总裁职位,他身上也更多体现了“传承”的角色,传承多年来这家投资机构固有的基因。

  这家投资机构确有独特之处,甚至有时候令人匪夷所思。其中一个例子是,2012年时,神州租车首次赴美上市欲融资1.58亿美元失利后,其后能否引入新的资金支持,曾被市场视为租车业的“神州模式”是否会继续延续的拐点。在神州中止上市后不久,华平决定投资神州租车2亿美元!当时,这笔私募投资的金额超过了神州租车在公开市场的融资规模及估值水平,这令外界颇为意外。

  不过,之后神州借助资本优势改写国内租车业格局的故事业界已经耳熟能详。在华平入股神州租车两年后,神州租车在香港上市,而此时神州租车已拥有规模达到5,申博太阳城.25万辆的庞大车队,超过后面九大租赁公司规模总和。

  程章伦从他在华平的第一笔投资开始,他便开始深刻理解华平的投资理念,也让他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投资风格。

  刚加入华平投资时,他便通过行业研究发现,之前10年投资硅谷最重要的两条利润主线就是半导体和企业软件。在半导体领域,中国内地作为当时前景最为广阔的市场,政策激励的红利开始释放,芯片制造开始成为一种国家战略,在这个大的趋势中,他相信芯片产业中的巨大机遇。看好这个赛道后,程章伦选择了芯片设计行业作为突破口,因为与制造芯片动辄几十亿基本的投入相比,芯片设计的资产非常轻,人均产值非常高,最适合资本介入。

  但要落实到具体的标的企业上确实困难重重。其中的一个巨大的难题便是,中国内地具有实际芯片设计经验的人实在太少,一直没能物色到合适的人选。“我找了2年的时间都没有找到一个适合投资的企业,也没有适合投资的团队。”但程章伦没有灰心,最终在这样的背景下,华平选择组建一个创业团队,由当时还在从事芯片行业非常有经验的戴保家、魏述然等5人作为创始团队,2004年在上海创建了锐迪科。

  程章伦在这个项目中投入了大量的心血,也经历了其间的挑战。就在锐迪科创建后不久,芯片设计领域的市场竞争开始变得非常激烈,大量机构都低估了这一行业的门槛。按照程章伦的估计,两年间几乎有超过300家公司进入到了这一行业之中,能在竞争中生存下来,产品策略就变得非常重要。

  锐迪科最开始的决定是选择一款冷门的产品,做一款通讯芯片,应用在市场并不大的大灵通领域。这款产品虽然冷门,但却有足够的难度可以磨炼技术团队,公司也有比较大的把握可以将产品卖出去。之后锐迪科的芯片设计业务从大灵通顺理成章进入到小灵通领域,形成了技术上的迭代,这样的迭代不断发生,也自然让锐迪科在国内芯片设计领域的竞争中不断发展壮大。

  在坚守6年之后,2010年,锐迪科终于成功登陆纳斯达克。而再之后以9.07亿美元的价格私有化退市。而对比当初3000万美元的初始投资,这家公司已经翻了30倍。耐得住性子的程章伦不仅帮助华平最终收获到了不菲的回报,也从参与了这个项目最初的创立直至并购,经历了一个企业的完整生命周期,也更深刻理解了“长线投资”的价值。

  刚劲的一面

  太极是程章伦的爱好之一。众所周知,中国传统的太极,精妙之处在于刚与柔的并济、收与放的自如,而在外人看来外表温文尔雅的程章伦,也有着“刚劲”的一面。

  58同城是程章伦主导投资的项目之一。2010年,程章伦与正在洽谈融资的58同城CEO姚劲波会面时,姚劲波已与另一家机构谈了两个多月,而不想再多耗费时间精力的姚劲波给有意投资的程章伦开出了一个非常直接的条件:需两周内能搞定!

  对很多私募投资机构来说,这样一笔数千万美金的投资往往需要很长时间的尽调及各种流程,但令姚劲波始料未及的是,在两周时间内,程章伦推动华平完成了各种内部流程,更是提出了投资4500万美元的投资意向,这比原意向投资人高出20%。最终,华平投资的诚意打动了姚劲波,而签约时程章伦甚至告诉姚劲波,华平会“不手软”支持58同城的市场投入。

  不久,58同城和竞争对手赶集网之间的广告大战爆发。尽管当时58同城的市场份额略高,但竞争对手的动作仍给58同城带来了不小的压力。而程章伦给姚劲波带来了信心和十足的弹药,“他们投多少,我们投两倍”,华平资本全力支持广告战,无论赶集网投入多少,58同城的投资金额都要是其两倍。

  有了华平的支持,杨幂代言的广告“58同城,一个神奇的网站”,开始密集地投放市场,也迅速打开了企业的知名度。

  此后,姚劲波接受采访时,还笑言让大众知道有“一个神奇的网站”,其实花的都是华平的钱。也正是在投入上的“不手软”,让58同城占领了市场先机,更在2013年登陆纽交所成为中国信息分类第一股,华平当时两次约8700万美元的投资,获得了七八倍的投资回报。

  在华平投资的17年间,他见证了华平投资在中国的扩张历程,亦实现了从普通分析师到联席总裁的角色转变。过去这十多年中,华平的中国区业务仅占全球业务的5%左右,而到2015年时,华平中国区业务已经占到全球业务的20%左右。

  尽管能在一家投资机构从业十余年,但程章伦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保守的稳健派,反而他有着冒险的大胆,这一点也恰好在华平这家私募股权投资机构身上一个鲜明的标签。

  “我每年都要和大量新兴产业、企业家密切沟通和合作,每年投资所看的项目都有很大的不同,因此,离不开创新和变化。”程称。

  新零售是今年投资圈非常被追捧的一个概念,尤其是线下门店的价值得到重新发现,程章伦亦非常认同这一趋势,但在他看来,他们早就在做这样的事。

  孩子王从五年前就大胆尝试,其实是中国新零售的一个先躯,通过对大数据的采集,非常先进的CRM的管理,特有的线上线下全渠道的服务,经营顾客关系,为顾客提供良好的体验和价值。孩子王从华平五年前投资时的6家门店,发展到现在的200家门店,是中国这几年连锁零售的奇迹。

  华平今年新增加的投资项目之一蔚来汽车也让程章伦颇为兴奋,在他看来,这既是一个符合其“长线投资”理念的典型项目,又是一个在新经济领域的难得机会。

  以前,传统汽车竞争全部是在发动机层面。内燃汽车发动机会决定马力有多大,车跑得多快、多远。在核心技术这块,中国汽车厂商不占优势。这个劣势导致他们在成品上进不了中高端领域。而在电动汽车行业,每个发动机几乎是一样的,这给了中国企业带来了机会。

  程章伦认识蔚来汽车的创始人李斌已有15年之久,对李斌的能力颇为认同。在最初李斌只有蔚来汽车的一纸计划时便找过程章伦,只不过当时由于项目太早期华平暂时无法投。程章伦和李斌多次深度交流,他相信蔚来汽车不会仅仅只是一个简单的汽车厂商,而会延伸到电动汽车的上下游产业之中,其中蕴含的庞大机会无疑让他心动,当蔚来汽车今年C轮融资时华平便果断入局,他愿意为创新冒这个险。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